他说一心一意他说一生一世

百日咳

“你要放弃吗”
“不要”

蟹膏老汤圆:

百日咳


 


亲爱的源源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快乐长大。


西阿姨像每个昨天一样爱你。


喜爱病例的大家,久等了~


【Karry X 马思远】


 


1.


帅气地勾完班级日志的最后一笔,钢笔拧回笔帽。学校换了校董,引入了统一的制服制度。新定做的制服很帅气,可是灰色的毛线开衫有些吸尘。擦过黑板,拍拍肩膀,就能在阳光里看到粉尘飞舞的景象。


把浑身上下都拍了一遍,马思远打了个大喷嚏。揉揉鼻子感觉满嘴都是粉笔味儿,嗓子也痒痒的,只好两手捂住嘴,再重重地咳嗽几声。


“班长,感冒还没好?”


“不是,粉笔灰呛的。”马思远把班级日志挂回墙上,对生活委员说,“那你检查值日吧,我去自习室了。”


“好。”


教室从一楼搬到了二楼,走廊上会有新面孔擦肩而过。更年轻的男孩子在走廊里追逐跑跳,然后被路过的年级长训斥,再吐吐舌头拉扯着彼此的毛衣下沿溜走。学校也像是生命体一样,不断经历着新陈代谢的过程,好像一年一年过去,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其中的个体,会从新的,变成陈的,而最终被代谢掉。


光荣栏上还贴着马思远的照片。上学期他又是当之无愧的最迷人班长,经过他身边的新生们会露出好奇或倾慕的神情,然后在他看回去的时候脸红地转移视线,小声地说“学长好”。


他会微笑着点头,温柔地回应,在注目中步伐潇洒地走远。


夏天结束,秋天开始,新的学年带来了新的八年级二班班长。


而原本的那一位,却还没有回来。


 


2.


从学弟的嘴里听到那个名字,马思远的大脑维持了至少三十秒的空白状态。虽然他和二文一起脱口而出重复了一遍,思路却没有跟上。他环视一圈,发现在场所有人都很熟悉那个人的样子,他甚至张嘴就要问,你们在说谁?


二文的感慨,宇寻宇浩的吐槽,还有学弟轻声轻气软糯糯的声音,就仿佛在讲述着不认识的人的故事。马思远就像是在隔着一片透明的棱镜看着他们,似乎是熟悉的轮廓,却有着完全陌生的排列组合。然而咽下一口唾沫,克制着咳嗽的冲动,舌尖从下牙龈向上挑过上颚,再卷回来抵住下牙的上沿,一遍一遍地含在嘴里重复那个名字,心底一块坚实的壁垒蠢蠢欲动。


终于,哗啦一声,墙壁倒下,内里最柔软的部位暴露了出来。心脏咚咚咚地狂跳,马思远甚至有些喘不上气来。


啊,你们在说Karry啊。


从陌生人口中不经意地听到他的名字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那短短的,马思远偶尔放纵自己回忆时,连一秒钟都要掰开两半一点一点回放的几个月里,他竟然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创造了另外的相识和际遇。然后那个际遇会在他离开以后,自己构筑好情绪的防线之时忽然找上门来,轻而易举地打破那花了许多心思的,自以为牢不可破的屏障,重新把他纷杂无序的情绪拨弄得剧烈翻涌。因为全部的回忆都是美好的,意志被啃噬的感觉才愈发麻痒难耐。


真是甜蜜的折磨。


“他要是还在的话,应该已经上九年级了。”


马思远这样回答千智赫。他也不知自己那种缅怀的口吻从何而来。这场短暂的告别也不过才持续了一百天而已。可他并没有因为相信他所承诺的一定会回来就好过一点。事实上他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从他走的那天开始,一分钟也闲不下来,全神贯注地从肺的深处把浊气排光。


只有那时的他,没有想他。


 


3.


Karry踏进教室的时候,也有些恍惚。


准确地说,是在对上马思远的眼神的时候。他自认很了解马思远,一是因为他实在很好懂,二是因为曾经心贴着心,精神上赤裸地相处,他得到的一直是他最真实最直接的情绪。


但是现在,他和他胶着的视线中间,隔了一层纱。


“你不接我的电话,怎么反倒先生起气来了?”Karry走近,侧过脸,用目光一寸一寸地爱抚马思远脸上细腻透明的绒毛,让他产生了整张脸都在被羽毛瘙痒的幻觉。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作业本,他忽然失去了抬头的勇气。


“怎么?不认识我了?”Karry的下巴搭上马思远的肩,嘴唇若即若离地贴上他左侧的耳廓,用近似呢喃的音量说,“难道都不会想我?”然后看着他的耳朵连同颈侧的皮肤一同迅速变红。


所有旁观者的眼中,现在的状况都是老神在在的Karry把马思远逼得窘迫难堪。可只有Karry自己知道,他花了多大力气才平复自己的呼吸。签证出现问题只能滞留,打电话永远没有回音。再次闻到马思远的味道,他全身都在颤抖。他想伸出手来触摸他身上的热度,他的呼吸。他发现马思远哪里不一样了。


可又说不上来。


心跳过后是恐慌。他不能确定,这样年轻的时候,这样短暂的相识,这样漫长的离别是不是还能保护住烧得灿烂的火苗。他对马思远的信任很坚定,对自己的却一直在动摇。


一百天足够创造许多事情,一百天也足够淡忘许多事情。


见到千智赫,Karry的心情更加复杂了。他开始意识到马思远与他不同。对他而言,想念是他自己的事。他会在想要想起的时候专心地想他,难受了就休息一会儿。马思远不行。每日行走在熟悉的场景,做着原本有人陪伴的功课,和共同的朋友打交道,从不同的人的口中不断地听到自己的名字。那些影响不受他的控制,也不给他缓冲的时间,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而唯一好过一点的办法,是忘记他,放弃他。


这太残忍了。


 


4.


被二文拉出来吃饭。马思远看着Karry在那里和卫斯理东拉西扯有些哭笑不得。这么多人当陪客,简直像是叫来壮胆的。他觉得有口气堵在胸口,又想咳嗽,拉开椅子离席,走了出去。


坐在饭店外马路边的长椅上,抬头看呼出的白气向上,淡入初冬零散的星空中。他不明白自己在别扭什么,一个任谁看来都是happy ending的故事,他从很久以前就拼命地盼望着的场景就在眼前,而他却不敢去看。


他不敢说,看到他,会让他更加的想他。随着惯性喷发的酸楚让他根本来不及表达喜悦。


他只想哭。


“我错了,对不起。”


听到声音,他赶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你怎么出来了,不陪他们聊天?”


“不该把你扔下这么久。我以为很快就能回来的。”


“这段时间二文又干了好多蠢事哦,我跟你讲,他暑假作业没完成又被抓……”


“我以为你想我和我想你是一样的。可是,你一定比我更难受,我没考虑到。”


“还有那个叫千纸鹤的学弟好可爱哦,你当初一定是因为他可爱才救他的吧,看脸的家伙……”


“马思远,我很想你。”


“……”


“所以,对不起。让你那么难过。”


“Karry……”


“嗯?”


“能不能……能不能让我抱一抱?”马思远用力咬着嘴唇把啜泣声压下去,眼泪却浸湿了掌心,怎么都收不回去。


Karry没有回答,解开外套的扣子,拉开马思远捂住脸的冰凉手指,连同整个单薄的身体拢进怀里。


毛茸茸的脑袋在Karry的颈侧拱一拱,找到最暖和的地方,能清楚地听见颈动脉有力的波动。


“嗯——”厚实的外套掩盖了大部分声音,嚎啕听上去就像在撒娇。


“喂,你在咬我吗?你……”


“大坏蛋……你怎么才回来啊……”


Karry用下巴轻轻蹭马思远的头顶,滚烫的泪珠挂在了翘起的发梢上。


 


5.


“哎。”


“嗯?”


“你这件衣服又要报废……”


“我今天特意换了纯棉的衬衫,你放心擦吧。”


“哦,那你别搂我这么紧。”


“干嘛?”


“我换块地方。”


“……”


小伙伴们不知什么时候都回去了,马思远手里托着热茶取暖,陷在饭店一楼咖啡厅的沙发里,头还有些缺氧。


“你怎么穿这么少?天冷了也不知道加衣服。还有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怎么又瘦了?你看看你那胳膊腿,抱着都硌手……哎我跟你说话呢马思远……”


“嘿嘿。”


“傻了你?”


“Karry。”


“干嘛?”Karry递上借来的热毛巾,“擦擦脸,瞧你眼睛肿的。”


“欢迎回来。……欢迎回家。”


“谢谢,我回来咯。”Karry笑着摸摸马思远的头,对熟悉的手感很满意,“所以你是不生气了?”


“哼,看你表现吧。”


“好。哎不对啊,我还没审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呢!你别给我躲!赶快说清楚!”


“我去个厕所……”


“回来,说完再去!”


“不行,我要尿出来了!”


“那你尿。”


“……”


“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以为你变心了,以为你等不下去不想理我了……”


“我不敢。”


“啊?”


“我说我不敢。不敢接你的电话。”马思远不自在地换个坐姿,把茶杯放回桌子上,两只手扣在一起。“我不敢听你的声音。我怕我受不了,照片也不敢看,别人议论你也不敢听,连梦到你都不敢。”


“都是我不好。我回来晚了。”


“不,和早晚没有关系。就算只有一分钟,也很恐怖。”


“不是说了我一定会回来的嘛。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可是哪怕是知道你明天就会回来,我也没办法让今天的自己好过一点。”


“马思远……”


“我怕我太难过了,又没有什么忍耐力,就会想放弃。


“放弃了就不难过了,于是我又担心会不会有我一点都不难过的那天。


“我很怕会有一天,即便没有你,我也好好的。


“即便看你出现在面前,也不再想抱着你哭。


“好可怕啊。


“那么还不如,再多难过一点。”


Karry把手插入那双交握在一起,因为用力而骨节发白的双手之间,握紧。


“……谢谢你,马思远。”


谢谢你明明这么痛苦,却没有放弃我。


 


6.


“马思远,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你没说过,但我知道啊。”


“怎么知道的?”


“因为喜欢的咒语,你经常说嘛。”


“我经常说?哪句?”


“笨,三个字。”


“?”


“马。思。远。”


仅仅叫着我的名字,就已经是世上最美的情话。


 


7.


热恋期间的分离是无法治疗的刻骨折磨。


每一秒都在思念、担忧、寂寞,世界很热闹,却独留我一个。


有的人被打败,放弃了辛苦的爱选择轻松的人生;有的人打败了一切,用孤独和无助催出了培育幸福的土壤。


很难讲谁对谁错。


可是当稚嫩的爱像婴儿一样患了百日咳,如果你知道,他也在为你忍受着一样痛苦,即便重逢也不会立刻痊愈。


“你要放弃吗?”


嘘。听听你的心,是怎么说的。


——The End——


By蟹膏老汤圆2014年11月8日



评论
热度(771)
  1. Love_live_laugh蟹膏老汤圆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

© 他说一心一意他说一生一世 | Powered by LOFTER